話說最近“糟糕”作品還真是越來越多了呢~
像是前陣子破梗俱樂部所介紹、節操掉了滿地的《農林》,
就可以說是糟糕作品中的重量級作品。 

不過今天大破還要來介紹另外一部過之而不及的作品:

《T、內褲、好運到》

 T 內褲 好運到-01    

大家的節操就在這本之中蕩然無存吧(笑) 

作者:木村大志
2011年第7MFJ文庫輕小說新人獎優勝得主,本作就是得獎作改編而來。)

插畫:前田理想
(漫畫家轉戰插畫,曾經在集英社JUMP SQ雜誌上連載漫畫作品,並在其他漫畫雜誌與多位元作者搭配繪製漫畫作品)

定價:新台幣200

劇情介紹:
我,日渡陽太,今天一早起床時,突然發現後腦杓黏著一個萌系角色抱枕?──據說是叫做喬瑟子是吧,這是損友影時拜託寄放在這裡的,絕對不是本人的興趣喔……這玩意拿不下來固然令人困擾,更糟糕的是,現在的造型不管怎麼看都是英文字母”T”啊!迫於無奈,只好先把這當成是”嶄新的髮型”()然後出門囉,然而在上學途中,我的手卻跟路上撞到的女生的胸部合而為一了。 

“等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用冰冷的視線往上對著我瞧的人,正是我的青梅竹馬宇月光裡。胸、胸部的觸感直接……總而言之,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第七屆MF文庫J輕小說新人獎優秀獎得獎作品!波濤洶湧的合體愛情喜劇,揭開序幕!

破梗評論團:

下面有嚴重捏他,如果想要嘗試埰地雷的快感,請千萬不要下拉!

真要說起來,這又是一部倒吃甘蔗的作品……
一開始大破看完第一章之後,還真的有摔書的衝動~ 

“什麼鬼東西啊!?”

但在大破異于常人的堅韌毅力(啥)下,

大破看到了第二章之後,就有如桃花源記般,豁然開朗!

“實在……太糟糕了!糟糕得好啊!”

、內褲、好運到,基本上這部書名和內容可以說很難聯想的作品,
簡單來說就是一本會讓你節操掉滿地的作品。
不知道最近是刮起了什麼風?市面上盡是些這種作品(攤手) 

簡單來說,我們的主角日渡陽太在早上的時候,
發現自己的頭和他的糟糕好友借放在他家中的抱枕“合體”了!
儼然變成了一“T”字。 
2012-10-09_171434   

在胡搞瞎搞的劇情發展下,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思念線”所造成的。
就在變態好友、巨乳青梅竹馬、帥哥同學除魔師共同的幫助下,
才把始作俑者――布偶“空”給搞定。 

對,老實說還真是老梗,而且一開始丟出來的“思念線”設定實在有點複雜,
真是讓大破無法提起翻下去的勇氣…… 

人類各種交織的思念具體化的形狀――思念線(還真看不太懂……)

不過,就在第二章的標題出現時,這本書救贖了大破……

內褲天國……
2012-10-09_184356   

在第一章告訴你了大致上的設定之後,接下來就要玩點糟糕的了。
主角的同學兼―好友、也是本作中最糟糕的傢伙―真上影時,
大破只能說他是紳士中的紳士啊! 

變態啊!就是時時刻刻理解並守住自己立場的紳士、淑女諸君呀!

在內褲天國中,出現了一位能夠把自己與周圍的人身上
所附著的東西自由自在瞬間移動的“思念者”,
當然這悲劇的“被移動物”,自然就是全市的女性內褲了! 

幸好這個世界上有這麼糟糕的紳士……

女性有三十七種選擇內褲的法則。用我的稍微觸犯了小小的法律的自由調查配合這些法則來做演算處理,配上這些內褲獨自的形狀,表面積以及殘留下來的溫度和皺褶程度,最後加上味道跟費洛蒙、遺傳因數、今天的天氣等等諸項因素來逆推的話,馬上就可以判斷出來手上的每一件內褲的主人是誰了!

好恐怖!這個小男孩真的好恐怖啊!

連本作的主角都不禁發出讚歎:

糟糕!我的死黨真的太糟糕了!

作品到了第三章的時候,內容和“好運到”其實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別問我為什麼,請自己去看作者後記吧!)
第三章登場的思念者擁有著魔王等級的“思念力”,
究竟主角等人又會如何面對呢?
就請大家買本書來看吧(跪) 

總結來說,其實這部作品基本上都是繞著“思念力”這個設定來打轉的一部作品,
其中登場的各種亂七八糟、沒有節操的角色們是本作必看的一大重點。
而這樣的作品還可以不斷出刊出到第三集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不知道後面還會惡搞什麼?)
身為紳士的你,又怎麼能夠錯過如此糟糕的作品呢? 

破梗試閱:

本試閱內容僅供參考,正確內容請以出書後為主

第一話 T的惡夢

 

“就決定是你了。”

在我的夢中突然這樣宣告的,是一隻貓的布偶。

是一隻全身上下都用綠色做為基底的布料所拼湊而成的布偶。

綠色的貓—這個布偶我還是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呢。這個我從沒見過的布偶,

突然帶著像個愛惡作劇的小孩似的笑容來跟我搭訕,還真是個怪夢呀。

“終於碰到一個跟我很適合的人類了。我會借給你很有趣的力量的,所以說,你來

當我的玩具吧。”

“不對,你才是玩具吧。”

“吵死了!總而言之,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玩具了。我會讓你好好取悅我的。”

這個不可思議的貓咪玩偶,就留下了剛才那句台詞,像一陣煙霧一般的消失了。

 

之後回想起來,那個夢就是一切的開端了。時間正是高中一年級的四月中,

正是我對於剛開始展開的高中生活懷抱有半分期待、半分不安的那一段時間。

而那就是一個,把我本來還懷抱有的那半分期待,全部改寫為絕望的如同惡夢一般

的事件。

 

……

真是個奇怪的夢,即使我已經醒來了,還是把夢的內容記得一清二楚的。

不過,到底是為什麼會出現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夢呢?

平常我也不會沒事就想著布偶的事情啊。

我一邊想著這件事情一邊往洗手台走去。嗯?有一種頭被門給卡住的詭異感覺,

不過這種事情不是很重要啦。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下樓梯,走進洗手間。

拿出牙刷,擠上牙膏,然後往鏡子裡面一看,

我的後腦杓緊黏著一個抱枕。

我把牙刷折成兩半,把臉緊緊貼在鏡子上,

重新打量凝視著這個鏡中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現實感的自己的身形。

 

昨天影時寄放在我這邊的萌系角色抱枕”喬瑟子”,就保持著我昨天把頭枕在上面的狀態,

緊緊黏在我的後腦杓上。

因為昨晚我把頭枕在圓柱型抱枕的正中央,剛好也就是萌角的肚臍位子上躺著睡的關係,

從前面看起來,就像是從我的腦袋左右兩側以相等的長度跑出了喬瑟子的身體,

右邊是上半身,而左邊是下半身。

腦袋的寬度變成了肩膀的寬度的兩倍,

也難怪我的頭會被門給卡住了。

 

慌張之中,我用盡吃奶的力量想把喬瑟子從我的頭上扯下來,卻是徒勞無功。

不管我花了多大的力量去拉扯,喬瑟子卻是動也不動一下,

不單是如此,甚至當我拉扯力量太強的時候,後腦杓還會開始痛呢。

 

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於是我把手伸到了後腦杓—結果。

我的後腦杓跟喬瑟子的表面,就如同文字敘述的一般”融合”在一起了。

並不是像強力膠把兩片東西黏在一起這麼簡單的一回事,

這比較接近是把兩種不同的東西先融化攪拌過一次再重新凝固,

已經達到連細胞都完全融合在一起的程度了。

我的身體跟喬瑟子之間已經找不到分界線了。

 

……!?

怎麼搞的,喂這是怎麼搞的。喂現在是怎樣!到底在我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在洗手間毛玻璃的另一面浮現出了人影,慌亂中我把全身的重量都抵在門上,

阻擋新來的入侵者。

“喂,你做什麼啦陽哥,人家也想要刷牙洗臉啦

可惡,我就知道是妳……

 

會在這種不識時務的時間點出現的人通常也都只有妳了。

小我兩歲的妹妹—茜,在隔著門的另一邊把手壓在門把上。

要是讓妹妹看到我現在的醜態,

我這個做哥哥的的威嚴也就要煙消雲散了。

“不、不是還有廚房嗎?總之現在不行,洗手間已經被我佔領了。”

“啥?你在說什麼傻話呀……先不管這個,咦?陽哥,你的輪廓怎麼會這麼奇怪?

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槌頭鯊一樣。”

 

糟糕!我忘了玻璃的另一面還是可以看到我現在的身形打了馬賽克之後的樣子。

“嗯、嗯嗯……那個、因為我想試試看新的髮型啦。”

……頭髮要怎麼弄才能像這樣爆發性的增加呀?”

“吵、吵死人了!不要管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啦!總之現在不行,妳給我去廚房!”

“媽媽現在在廚房做菜呀。我說你到底在害羞個什麼勁呀?放心你不用介意啦,

奇怪的髮型給妹妹看到的話是有什麼關係。”

吵死了,現在根本不是這種程度的問題吧!

“好啦!你還是放棄把門--

“不、不准進來!絕對不要把門打開!

 

要是妳敢進來的話我就當場把自己的後腦杓給切下來死給妳看喔?”

 

“這是什麼嶄新的威脅方式啊?”

“總之絕對絕對不行啦!不准進來!不准進來!”

拚死說服總算發揮了功效,總算是把茜給趕離開的我,成功地躲開了家人的視線,

閃回自己的房間。抱著最後一線生機,我把手機打開了。

為了避免大家產生誤解,我必須先說明,

現在連在我後腦杓上的這個抱枕不是我的個人物品,

而是昨天因為某些原因,一個變態寄放在我家的。

變態的名字叫做真上影時,是我自從國中開始認識的親友。

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包覆著優雅且強韌的肌肉,

配上沒有整理的黑長髮,細長的雙眼散發出令人聯想到強韌意志的銳利眼神,

無庸置疑的是個美男子。

 

不過實際上,隱藏在影時那認真和善外表下的,是令人想也想不到的變態內心。

再加上他是個重度的阿宅,同時還是一個本人與周圍公認的廚二病患者。

影時的房間本來是被大量的漫畫、遊戲、模型之類的宅物給淹沒的,

不過昨天他的姊姊好像突然回家,

結果害他一直找不到可以藏住他最重要抱枕處而嚴重困擾。

“畢竟那個傢伙可是可以毫不忌諱的公開宣言只要能讓弟弟不幸的話,

我願意把靈魂出賣給惡魔的超級逆愛弟弟的女人呀。”

能夠說得出這種台詞的傢伙,不用出賣靈魂她自己本身就是惡魔了。

“要是讓她發現我有偷偷收藏的重要物品,一定會馬上把它丟到焚化爐去的。

其他的收藏品總算是都藏到秘寶金庫裡了,

只有喬瑟子我怎麼樣都找不到地方可以把她藏起來。”

 

喬瑟子指的就是這傢伙每天晚上都會抱著睡覺似乎如此抱枕。至於那是抱枕

上萌角的名字,又或者是單指抱枕本身的名字的話,就恕我才疏學淺不知道了。

 

“所以說,陽太,拜託了。只要三天就好了,可以讓喬瑟子暫時躲在你的房間嗎?”

 

只要一想到要是這個抱枕被家人發現怎麼辦,我就很不想答應他了,

不過平常也受他的照顧滿多的,如果只是三天的話倒沒什麼關係,

我也就勉為其難同意了。於是乎我的房間裡就多了一個……

用塑膠袋隨便裝起來,週邊還包上一圈模型紙偽裝的影時的抱枕。

 

昨天晚上,我想說反正人家都把東西拿來寄放了,真的拿來抱的確是有點羞恥,

不過如果只是當枕頭的話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竟然會做出這種愚蠢的判斷,實在是徹底的失誤啊。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陽、陽太你……

“別說了,我知道……

影時當場把書包放開,沖過來緊抓住我的肩膀,然後用一臉愕然的表情開口。

“你到底昨天晚上是怎麼跟喬瑟子玩的?”

“該問的不是這個吧啊啊啊啊!”

我完完全全搞錯了,對喔,這傢伙是個真正的變態。

“頭部融合玩法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啊……

真的有這種玩法還得了啊?

“總、總之事情已經變成這個地步了,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啊。”

“的確,保持這樣下去你的綽號絕對會變成。”

“應該有其他問題要關心的吧!”

確實因為細長型的抱枕已經跟我的頭部緊密接合在一起了,要是現在站起來的話,

我的剪影就真的會變成””的形狀了。

無論如何,我還是跟影時說明了一下狀況。

――就是這麼一回事。”

“原來如此,不過話說回來,你還真的把喬瑟子拿來當枕頭用啊……

“吵、吵死了這種小事怎樣都好啦!先幫我想想看接下來要怎麼辦才好啦!等一下

可是要去學校耶!你要我這副德性跑出去給大家看嗎!”

“才開學沒幾天,你就這身裝扮跑去學校的話,角色屬性一定會被定位為呀。”

“最好是會有這種超限定的角色屬性啦!”

應該說事情絕對不會就這麼簡單了結,

我想大概我會從影時身上繼承變態阿宅的角色屬性吧。

 

“嗯,就算我想把她剝下來,已經融合到這種程度的話就無從下手了啊。”

……我說啊,影時,其實我是有一個輕鬆就可以解決的方法啦。”

可是這個方法令人難以啟齒。

“嗯?你說說看,什麼方法?”

……沿著我的頭型,用剪刀把喬瑟子給剪下來。”

一邊說著,我一邊斜眼窺視著影時的臉色。

這個傢伙的變態程度已經脫離常軌了。我猜想他一定已經把喬瑟子看得比人類還重

要了,如果要叫他用剪刀把喬瑟子給剪下來的話――

“原來如此,也只有這個方法了。”

不過出乎意料的,影時毫不猶豫點頭答應了。

“咦?真、真的可以嗎?”

“確實不論是你或是喬瑟子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但是如果問說要選哪一邊的話

我不會遲疑的。那麼,事不宜遲,你這裡有剪刀嗎?陽太。”

……嗯、啊啊,剪刀收在抽屜裡。”

我遲疑了一陣子,才把剪刀交給影時。

可惡,明明是個變態,卻偶爾會說出像現在這種話,所以才會經過了這麼久,我還

是沒辦法跟他斷絕關係。

“那麼開始剪吧。對不起了,喬瑟子……

影時似乎很落寞的用右手拿起了剪刀,左手一抓,把喬瑟子給固定好。

我暫時停止了呼吸。

影時摸到喬瑟子時的那個感觸,也傳到我身上來了。

……咦?”

“那麼,我要切囉。”

“等,等――

影時的剪刀稍微切入我跟喬瑟子之間連結部分的那個瞬間,

至今未曾感受過的激烈痛楚傳遍全身上下。

打個比方來說,不,這應該不只是比喻了,簡直就像是肉被剪刀剪一樣的疼痛。

“嘎啊――好痛――

“怎、怎麼了?抱歉,這裡是你的身體嗎?”

“不、不是,與其說那裡,應該說……

一邊忍耐著那股刺痛感,我一邊指向離自己本尊最遠的,喬瑟子的最尖端部分

樣念起來似乎有點猥褻,就當作沒注意到吧

“你可以稍微摸摸看那裡嗎?”

“這、這裡嗎?”

影時戰戰兢兢的伸出手,開始搓揉喬瑟子的尖端。摸摸摸摸摸摸,那高明的變態手

感,還有黏答答很噁心的觸感,一併切切實實的傳達到了我的腦海裡。

“果、果然……有感覺。”

“有感覺?是因為我的指上功夫嗎?”

“我才不是在指那種東西啦,你還真是有夠麻煩的!我是說當你摸到喬瑟子的時

候,我就會像是自己的身體被摸到一般,觸覺會發揮作用啦!”

“你、你的意思是說――

影時表情驚愕的說道。

“喬瑟子的體內,有你的神經通過這樣嗎……

……!”

顫慄、無言、沉默。那逸脫常理、殘酷且莫名其妙的事實就擺在眼前,我倆也只能

聚在一起無言以對了。

神經已經產生了通路—也就是說,喬瑟子已經完完全全,正式的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了。

我們除了呆站在當場之外也別無他法。

過了一會,影時突然瞪大眼睛用盡全力往喬瑟子扯下。

 

“很痛耶!拜託不要這麼粗魯好不好!”

“這個是……

影時指向喬瑟子上面畫的萌角的、毫無意義露出度超高的煽情內衣所遮住的胸

部部分。因為角度的關係,我的位置看不到。

“你啊,竟然還有心情在這種狀況下找變態視點……

“不是,我不是指那個!你看,這裡,這個位置。”

影時用小鏡子把有問題的地方反射給我看。

—在喬瑟子豐滿的胸部,開始長了一小撮的毛。

“這、這是什麼?”

長了胸毛的萌系角色,還真是詭異的圖案呀,我想應該沒有這種市場需求吧。

“我猜想,這應該是你的頭髮,你看顏色都一樣……而且既然連神經都結合了,

那就算長出頭髮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拜託大驚小怪一下吧!抱枕會長毛本身就已經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最好是我能接受這種爛理由!”

“而且啊,這些毛現在還用飛快的速度在生長喔。”

“咦?啊啊、真的!現在已經長到我的視線範圍以內了!”

而且長毛的位置不只是從喬瑟子的胸部開始而已,喬瑟子的全身,

所有我們能夠想到的地方,都開始變成了毛茸茸的一片,

然後過了幾分鐘,整個抱枕變得更加更加毛茸茸的一片,

最後甚至變成已經分不清楚跟我原來頭髮的分界線在哪裡了。

喬瑟子的身影已經完全被毛髮所覆蓋了。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後腦杓跟抱枕融合的男子”,

而是”擁有一顆橫向發展非常長的腦袋與超級詭異髮型的男子”了。

 

……

……

“逆、逆向思考的話,”

影時用比平常高八度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這,這個模樣至少還可以堅持這是髮型,因為被頭發給蓋住了,

所以至少不會有人知道你的頭跟喬瑟子融合了……

……說、說的沒錯,我們開始正向思考吧。反正如果拿最近的流行做參考,現在

我的姿態並不是真的那麼脫離人世的,至少跟喬瑟子在外面暴露的狀態比起來,我現在

比較像人類。而且酒店小姐也有人剪和這個類似的髮型嘛!”

“對、對對!現在的你,只不過是個趕流行稍微失敗的傢伙罷了,完全沒問題

的!就算是頂著這顆頭走出去也是沒問題的啦!”

“就是這樣!我們快去學校吧!”

“沒錯!差一點就忘了,第一堂課是國文課,要是讓小松老師生氣,後面的日子就

不好過了,趁還沒遲到之前趕快出發吧!”

“喔喔!那我要稍微換個衣服,你就在玄關等我吧!”

“好的,那我就偷偷潛入小茜的房間等你吧陽太!”

“要是你真的幹了,就等到下輩子才能再相會了。”

我知道,我有自覺現在我們在做的事情根本就是破綻一堆。

不過,我還是不希望有人跳出來指責當時的我們。要直接面對那脫離現實的事態,

光憑我們平凡的高一學生完全處於混亂狀態的腦袋,已經沒有辦法去做出任何正常判斷

了。

 

以上,就是本次的破梗俱樂部,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感覺紳士了起來呢?

我們下次再見嘍~

cyopo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