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黨角色很難當嗎?(01)

作者:伊達康/插畫:紅緒

N32K.  定價:220元

 

 

序章

 

「呼……真是的。」

少年低頭看著逐漸消失的怪物殘骸,深深吐出一口氣。

離鬧區不遠,人煙罕至的月租式停車場。暮色緩緩侵蝕天空,即俗稱的「逢魔之時」。

少年今日也順利解決了敵人。

從帶來「死與破壞」的異形手中,守護這個世界。

──我趕到現場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

所以,我不曉得他是怎麼打倒敵人的。是從手掌發出氣功,還是召喚出傳說之劍,或是用眼睛射出雷射光……雖然很令人好奇,我沒那個必要知道答案。

因為那裡不是我該涉足的「領域」。

沒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不該隨便跟這些事扯上關係。

(可是……儘管事發突然,在停車場開戰沒問題嗎?有三輛車翻過去了耶。)

在我擔心的期間,異形的殘骸仍在蒸發。

我在大馬路上瞄到時有三、四公尺高的怪物,如今變成跟醃醬菜用的石頭差不多大的黏糊糊固體。

為何怪物最後都會消失或爆炸?是要湮滅證據嗎?好吧,就人類來說可以省下處理屍體的工夫,還滿不錯的。

(那麼我也該工作了。)

確認異形完全消失後,我從電線桿後面跳出來,衝向少年身邊。

我充分表現出「我剛剛才來喔?」的感覺,激動地對少年的背影大喊:

「喂、喂,龍牙!原來你在這種地方!」

「啊,一郎──」

名叫龍牙的少年立刻回頭,瞬間露出「糟糕」的表情。

放心吧。我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沒看見,作夢都沒想到前一刻那裡有異形,也不在乎些微的腐臭味。

在對方開口前,我努力慌慌張張地搶先說道:

「你突然跑不見,嚇死我了!快逃吧!剛才那隻怪物說不定還在附近!」

對打倒怪物的當事人講這種話實在很好笑,但這也沒辦法。

因為我「完全沒察覺到這傢伙的真實身分」。設定就是這樣。

「龍牙,你看!車子跟大阪燒一樣翻過來了!絕對是那隻怪物幹的!待在這裡很危險!」

「別擔心,一郎。怪物好像消失了。」

我拚命勸他快逃,少年卻悠哉地聳聳肩。

咦?你打算跟我說實話啊?虧我特地等異形消失才來找你。

「消、消失了?怎麼回事?」

「嗯……我也不太清楚,不久前怪物還倒在那邊。看來是被人幹掉了。」

幹掉他的不就是你嗎。

「我發現怪物屍體的時候,幾乎已經看不出原形,但應該是出現在大馬路上的那隻沒錯。」

「真、真的假的──」

「嗯。」

「到底是誰把那隻怪物……」

「誰知道呢。不過──已經不用擔心了。」

少年揚起嘴角,露出微笑。

他有著一副意外適合女裝的工整、中性容貌。柔順的直髮、晒得恰到好處的健康膚色以及修長的雙腿,再加上綁在脖子後面的馬尾。

以高二生來說身高偏矮,體型又纖細,制服外套對他來說顯得有點大。我推測脫下衣服後,八成會看見有如雕像或貓科動物一般、沒有一絲贅肉的肌肉。

嗯。這傢伙果然長得很好看──不愧是主角。

「好了,回去吧一郎。」

「喔、喔。」

少年邁步而出,我則迅速跟在後面。照理說在正常情況下,沒人會欣然接受那短短幾句的說明,我卻沒有繼續追究。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這起事件也就到此為止。

這一章已經完結。

 

──與不為人知的異形戰鬥,擁有「超常力量」的少年。

今天也勇敢面對源源不絕的敵人,守護著世界──

 

我明白。這就是這樣的故事。

這名被我喚作「龍牙」的少年……正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同為高中生,這傢伙顯然跟我活在不同次元。我生活的這個世界,無疑以他為中心運轉,這點我很肯定,絕非妄想。

這麼厲害的人為何要悠悠哉哉地去學校上學?想這些也沒用。只能乖乖接受「事實就是如此」。

──總之,這個世界一定是以他為主角的故事的「舞臺」。

本來主線劇情會在與我無關的地方進行。以他為主角,像是末日之戰、像是諸神黃昏、像是神明審判的──與邪惡異形展開壯烈戰鬥的故事。

應該有與他共同作戰的「我方角色」。

也會有楚楚可憐的「女主角」吧。

如各位所見,當然也有需要打倒的「敵方角色」。

除此之外的眾多「路人角」也絕對不容忽視。

我認為,世上的一切都是為這個故事而存在,每個人都是其中一名登場人物。

即使一輩子都不會跟主線劇情扯上關係,那也是「什麼都不知道,過著和平生活的人們」這種很棒的配角。

 

……你問我又是什麼人?那就來做個自我介紹吧。

我的名字叫小林一郎。

是主角的「死黨角色」

用動畫和輕小說的說法,就是在「日常篇」登場的配角。

在間章跟主角相處,協助讓支線劇情與嚴肅的主線取得平衡,負責搞笑的甘草人物。

那就是我的職責。

至少我是這樣看待自己的存在。

 

 

第一章 死黨角色的正確做法

 

         1

 

再說一次,我的名字叫小林一郎。

真是超平凡的姓氏。太平凡反而不好記,背負著跟現代的「中二名」不同的另一種十字架。名字的由來,當然是因為我是長男。

順帶一提,我是縣立央明高中的高二生。

這也是所平凡的升學高中,沒有特別突出的秀才,沒有誇張的不良學生,也沒有在全國大賽出場的社團。

我自己沒有特別值得一提的個性,顏值大概也很普通,正是「隨處可見的高中生」的化身。

……假如讓我當作者,這種角色一定是龍套。

若要讓他跟主線劇情牽扯上,應該會先拿去給異形吃吧。要說這種角色的活用方式,我只想得到「可憐的犧牲者」。

我早就發現……自己只不過是這點程度的存在。從我懂事時開始就察覺到了。

然而,這樣子的我也有一項稱得上特技的才能。

 

就是「助攻的才能」

 

沒辦法讓自己引人注目,卻能襯托別人。能夠抬高對方的地位,讓對方綻放光芒,發掘對方的優點──我很擅長這些。我是這麼想的。

幸運的是,我獲得了最佳身分──「主角的死黨」。

能徹底發揮我的助攻才能,是配角中的重要班底。

 

我也不是從來沒嚮往過「主角」。

小時候,我每次看英雄戰隊節目都喜歡紅色英雄,瞧不起其他顏色,覺得那些人只不過是「紅色的陪襯」。

我意識到自己是「配角」的契機,是幼稚園舉辦的同樂會。當時我在話劇裡扮演了跟在桃太郎身邊的動物。

只不過,我演的角色不是猴子,不是雉雞,也不是狗,而是傘蜥蜴。原有的角色不夠給所有人演,便加上自創角色。

記得除了傘蜥蜴以外,還有狸貓、海豹、羊駝。大概是顧及家長的感受吧,我們的設定不是桃太郎的跟班,而是「朋友」。

(我也想演桃太郎……可是我那麼不起眼……)

我心裡雖然這麼想,還是努力把傘蜥蜴演好。在最後幫摯友桃太郎擋下鬼的攻擊,讓自己變成我方唯一戰死的角色。

「桃太郎,不可以哭……現在的你,還有該做的事吧……」

講完這句話,傘蜥蜴嚥下最後一口氣。這段劇情劇本上當然沒有,但我想用自己的方式炒熱氣氛。

演完話劇後,老師哭了。他拚命誇獎我:「一郎演的傘蜥蜴太棒了。你讓演桃太郎的小武成為真正的英雄」,家人也對我讚不絕口。

當時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成就感、興奮感、充實感──

無疑是現在這個小林一郎的原點。

 

之後我變得比起紅色英雄,更喜歡綠色英雄。而且還不是他當主角的那一集,我異常注意其他隊員擔綱主線故事時的綠色英雄。

接著越變越誇張,甚至開始迷上連戰隊成員都不是的角色。例如博士、長官或老爹。

年幼的我一直熱情關注有時甚至整集都不會登場的角色。然而,從來沒人能夠理解我的心情。

每個人支持的對象都是主要角色……印象中媽媽也對我說過:「沒有老爹的模型耶」。

小學二年級,家人帶我去看英雄秀的時候,來現場的也只有戰隊成員。我無法理解這樣還看得那麼開心的同世代的人。

(大家都太小看配角了。只有主角要怎麼推動劇情?就是因為存在各式各樣的角色,世界觀才有深度啊……)

小五的我對此心生不滿,決定採取行動。

我接近班上「目前最不顯眼的人」,讓他綻放光芒。

配角、朋友可以讓主角變得這麼有魅力……這是為了證明此事而做的實驗及觀測。

首先,我盯上轉學生石田同學。他是在沖繩長大的足球少年,性格內向,因此一直無法融入班級。下課時他總是在操場角落練習挑球,就是如此不起眼。

我立刻趁休息時間與他接觸。

「石田!不要只練挑球,也練一練射門啊!」

我突然向他搭話,石田同學嚇了一跳。

「小、小林同學……?」

「主角般的存在就是要當王牌得分手!來,踢過來吧!我當守門員!」

「小林同學也對足球有興趣嗎?」

「完全沒有!你希望的話,換成桌球也行!」

絲毫不管一臉困惑的石田同學,從那天開始,我成了他的朋友兼教練。

石田同學好像本來就有當前鋒的才能,進步得很快。突破力提升,用頭與人爭球的技術變好,衝進無人防守區域的動作也變敏銳了。

與此同時,我努力讓足球在班上普及,下課時間大家基本上都去踢足球。我還跟學年主任商量,請他把球技大賽的籃球改成足球。

至於石田同學本人,我指導他表現得更有沖繩味。叫他把「時到時擔當啦」當成口頭禪,將他的射門命名為「金楚糕火箭砲」。

「那個,小林同學。射門的名字可不可以換一個……」

「笨蛋!角色設定要簡潔易懂!本來我還想叫你整天叼甘蔗咧!」

「我、我不要。」

……想必我這個製作人當得不錯,不知不覺,石田同學便成了班上的核心人物。光是在我知道的圈子裡,就有六個女生喜歡他。

「沖繩的足球少年石田同學」在我們學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實驗大成功。

「小林同學為什麼願意為我做這麼多?」

「因為我是配角。跟你不一樣,我既平庸又沒個性。」

「可是,我攻進的分數幾乎都是託你的支援得來的……真的很感謝你。要是沒有你,我八成會一直交不到朋友──」

之後,謙虛的石田同學等不到畢業又搬家了。

他寫給我的信上提到他成功通過考試,加入了足球俱樂部的下屬組織。似乎還沒遇到比我更有默契的選手。

(我的助攻才能果然貨真價實。而且該怎麼說呢,當配角好開心喔……真想繼續擔任襯托別人的角色!)

熱情被點燃的我升上高中後,擴大活動範圍。

為了成就山下同學的戀情,跑去糾纏他喜歡的女生,叫山下同學在我逼對方「啊妳就陪我玩玩嘛,又不會少塊肉~」的時候跑來拯救她。最後兩人順利在一起了。

山下同學佩服地說:「你演小混混演得真好耶……」

我還拱不良少年渡邊同學當上學校的老大。他應付不了的對手就由我打倒,再把功勞歸給渡邊同學,最後他像個主角一樣,洗心革面。

渡邊同學惶恐地說:「小林……我覺得我這輩子都贏不了你。」

學生會長關口同學,曾在我的協助下奪得全校第一。我片刻不離地陪在他身邊,指導他準備考試,讓他每科都考滿分。當然,主角是不能作弊的。

關口同學呻吟著說:「小林同學,你怎麼比我還會念書……」

就這樣,我扮演各種死黨角色,擔任許多「紅色英雄般的存在」的製作人。多虧如此,我增加了一大堆朋友。

可是──我依然覺得有些不滿足。

(不對。不是他們。我想協助的是更像真正主角的人。彷彿世界以他為中心運轉的真正英雄。有沒有這種人呢?我理想中的主角中的主角……)

我飢渴地從國中畢業,進入央明高中的第一天。

遇見了那傢伙。

 

 

第一次見到那傢伙,差不多是一年前。入學典禮結束,走進教室的瞬間。

──我一眼就看出那傢伙並非尋常人物。

教室內到處都是在聊天的同學,唯有他獨自站在窗邊,氣場明顯與四周的路人不同。

(這、這傢伙是怎樣……全身散發明星氣質。)

窗外的風輕輕吹拂他的頭髮。身材纖細,卻有股難以言喻的氣勢。連放在腳邊的書包都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

他靠著窗戶凝視窗外,散發出那種「特別感」。

神情穩重,眼中寄宿著堅定的意志。強角可能會誇他:「嗯,眼神不錯。是不帶迷惘的堅定目光。」

(我懂。這傢伙絕對是天生的紅色英雄──不對,已經抵達緋紅或赤紅的境界。他到底是什麼人?哪所國中的?)

我下意識直接走向他,而不是先確認自己的座位在哪。

我想更瞭解他。想請他告訴我詳細的角色設定……助攻的血液在沸騰。

「嗨,你也是我們班的?」

總之,我先這麼對他說。是個無意義的問題,不過只要能跟他打招呼,什麼臺詞都可以。

「哎呀,我也因為沒有認識的人,正在傷腦筋呢。以後請多指教囉!」

他只瞥了我一眼,視線立刻移回窗外的景色上。好做作的反應。算了,這種類型我很熟悉。

「我叫小林,小林一郎。你的名字是?」

「……火乃森龍牙。」

──這是第一次衝擊。

(火、火乃森,龍牙?)

跟「小林一郎」比起來,宛如雲泥之差。我是林,人家是森,不僅多了一個木,還熊熊燃燒著。至於名字的由來,我毫無頭緒。

從來沒見過這麼有主角味的姓氏。

「哦、哦,好酷的名字,感覺像動畫或輕小說裡面的角色。」

「我不太喜歡這個名字。」

「咦?為什麼?」

「彷彿……這輩子我的宿命都會被這個名字束縛住。」

──哎唷?哎唷哎唷?

很不錯嘛?豈不是超有主角味嗎?

這傢伙或許是真貨。或許就是我一直以來在追尋的男人!

「總之,我們好好相處吧,火乃森!啊,可以叫你龍牙嗎?」

「是可以……但我話說在前頭。」

「嗯?」

「勸你最好別跟我走得太近。這也是為你好。」

「…………」

正常人大概會想「這傢伙在說什麼啊」,我卻有種心臟被一箭射穿的感覺。這句臺詞在我心中幾乎是滿分。

──討厭,好帥!這傢伙會不會真的是哪部作品的主角?

這時班導來了,我跟龍牙的第一次對話到此結束。

然而,第二次衝擊將在之後的自我介紹等著我。

「我叫火乃森龍牙。由於家庭因素,上高中前都在中國不為人知的祕境度過。」

什麼鬼!哪門子的因素啦!

超酷的名字,超酷的經歷──早在那一刻,我就已經被火乃森龍牙迷得團團轉,甚至不記得自己自我介紹時講了些什麼。

想跟他當朋友。想成為協助這傢伙的配角……腦中全是這些念頭。

之後打聽了一下,當時我的自我介紹詞好像是「我是龍牙的死黨小林」。

 

從那天開始,我一天到晚跟在火乃森龍牙旁邊。

早上、下課時間、午休、放學後。就算只有一分鐘的空檔,我都會積極向龍牙搭話。他給人捉摸不定的感覺,因此我決定走熱血笨蛋路線。

起初龍牙擺明嫌我煩,但過了幾個月,他開始會回應我;接著態度逐漸軟化,也不時會對我展露笑容。

「啊哈哈。一郎你白痴喔,最好是啦。」

「誰白痴啊!是真的!我真的跟屁對話了!」

「你跟它說了什麼?」

「我自言自語『比利時的首都在哪啊』的時候,它回我『是布魯塞爾,大哥』。」

「絕對是唬爛的。」

真正的龍牙比我想像中還木訥寡言,卻很會吐槽。跟我扮演的角色越來越相容。

「對了龍牙,下次要不要一起去游泳?隔壁市有座大游泳館。」

「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歡游泳。」

「誰要游泳!是去保養眼睛的啦!你以為游泳池是什麼地方?」

「最後那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隨著我們在校內校外相處的時間增加,我確信龍牙是貨真價實的主角,這個念頭一天比一天強烈。

首先,這傢伙幾乎從不提及自己的過去。

我問他上高中前在幹麼,他絕對會用「沒什麼值得一提的」唬弄過去。我在動畫裡看過這樣的主角。

其次,他常常蹺課。

回來的時候異常疲憊、嘴角滲血,制服的袖子跟下襬都破掉了。我在輕小說裡看過這樣的主角。

此外──這傢伙有超能力。

之前我曾目睹他雙手射出熱氣,燒掉漫畫雜誌,沮喪地喃喃自語「我還沒看完耶……」。在那本雜誌連載的漫畫裡面,有這樣的主角。

(是真的。這傢伙是跟不為人知的異形戰鬥的正牌英雄!是我的理想兼原點,真正的勇者!)

雖然我沒料到異形怪物原來真的存在,但這點小事並不重要。

終於遇見了。該賭上一切協助的獨一無二的存在!足以稱之為世界中心的主角OF主角!

……後來我們升上高二,又分到同一班時,龍牙這麼說:

「太好了,又跟你同班。之後也多指教囉,一郎。」

「咦?」

「雖然一開始有點嫌你煩,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你是重要的存在。」

「龍牙……」

「我啊,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可以忘記自己的使……噢,沒什麼。」

聽到這句話,我欣喜若狂,在心中放聲吶喊「交給我吧!」

我得到認同了。以主角死黨的身分得到認同。

從今以後,還是可以繼續待在他身邊。我通過龍牙的面試了!

 

這就是我目前的「死黨角色人生」。

雖然在我面前總是笑笑的,不過龍牙一定過得很辛苦。畢竟他扛著世界的命運。真擔心他會不會累到禿頭。

既然設定是我不知道這些事,我自然什麼都沒辦法做。怎麼看都超明顯的時候,只能努力裝作沒發現他的祕密。

不過這樣就好。老實說,我對主線劇情的龍牙沒什麼興趣。在我眼中的龍牙,是「度過短暫的平穩時間」時的他。

我不是龍牙的「伙伴」,只是「朋友」……不是與主角共同作戰的傘蜥蜴,必須當更低調的傘蜥蜴。我自認長久以來所累積的經驗,足以勝任這個任務。

在日常篇跟他一起盡情喧鬧,提供平時的龍牙短暫的安穩及娛樂。

這就是我──小林一郎的使命。

綜觀龍牙身邊的人,肯定只有我能做好這份工作。

 

         2

 

我跟火乃森龍牙已經認識了一年多。

相處這麼久,自然會變得很瞭解他。

雖然講這種話有點那個,龍牙的主角類型還滿老梗的。就是所謂的「刻板印象」吧。也罷,他自己八成沒有身為主角的自覺,太奇特的設定也有壞處,所以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不錯了。

──龍牙在校內沒有參加社團。

推測是因為不曉得敵人什麼時候會出現,加入回家社比較保險。他投身在光與暗的無盡之戰中,燃燒青春歲月。

──此外,龍牙常被捲入詭異的事件。

這座城市經常發生「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和「不明生命體攻擊人類的案件」,然而只要跟龍牙扯上關係,一轉眼就會平息。當然是因為他打倒了元凶。

──龍牙始終堅稱自己是「極度平凡的高中生」。

簡直跟拿著相機從女廁走出來的大叔說「在下並非可疑人士」一樣。平凡的高中生哪會瞬間察覺異形的邪氣。

但我沒有吐槽,而是華麗無視那句臺詞。

像我這麼老練的死黨,早就看穿如此假掰的謙虛發言是「主角的形式美」,可見龍牙也是老練的主角。

──最重要的是,火乃森龍牙身邊總是不缺美少女。

可愛如天使的國中生妹妹──火乃森杏花。

學校裡被奉為偶像般的存在──雪宮汐莉同學。

劍術高明的冷酷大和撫子型女孩──蒼崎怜。

神祕轉學生──艾爾蜜拉‧馬卡托尼。這傢伙頭髮是紅色。

再加上闊別多年才重逢的同齡青梅竹馬,一字排開全是異常可愛的美少女,類型還各不相同,是擁有假掰姓氏的女主角們。

然而,她們對我而言是頗難應付的存在。

一旦她們出現在龍牙面前,代表我必須「工作」。

每當那幾位美少女跟龍牙有所接觸,我就得「喂、喂龍牙!你為什麼會認識雪宮同學?」或「美、美女劍士蒼崎同學,竟然特地來教室找龍牙!?」或是「艾、艾、艾爾蜜拉同學!龍牙這傢伙到底哪裡好!」──像這樣拚命大吵大鬧。

對過度受歡迎的主角,做出驚愕、嫉妒、憤慨等反應……此乃死黨角色守則基本中的基本,不過絕對稱不上輕鬆。

其實這些行為比旁人看起來更消耗熱量。

當然我也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可是又不能怠忽職守。若情況需要,我還能當場號啕大哭給人看。

偶爾她們會撞在一起,演變成修羅場,害龍牙莫名其妙受害。

這種時候我也不會忘記得意地嗆嗆他:「呵,活該啦龍牙」,龍牙也絕對會回一句「……真是的」。這是他的口頭禪。

順帶一提,女主角們目前還處於勢均力敵的狀態,似乎沒人跟龍牙大幅拉近距離。

究竟能奪得龍牙青睞的,會是哪位女主角候補……我個人希望別維持後宮狀態敷衍了事,會讓人覺得不太爽快。

不對,現在這些也未必就是全部的女主角候補。

之後也有可能蹦出新女主角,使龍牙後宮擴編。至少該做好再多個兩、三人的心理準備。

除了擔心龍牙的體力負荷不住,我的血壓也很令人擔憂。不過……算了,有膽就放馬過來。

無論出現什麼樣的角色,我都會盡自己的本分力捧,眼睛變成愛心對她吶喊:「好、好、好可愛啊啊啊──!」

老實說,我覺得女人這種生物只有「麻煩」兩字可以形容,但我會把真心話藏在心底,興奮地對她們喘氣。

因為本人可是──最專業的死黨角色。

 

 

「喂,龍牙,去吃午餐吧。」

午休時間。今天我也拎著裝麵包的便利商店塑膠袋,找龍牙吃飯。

最近這陣子,能跟這傢伙一起吃午餐的機率不太高。五次大概只有一次成功。

他通常會被其中一位女主角候補帶走,有時去無人的頂樓,有時是沒在使用的教室甚至校外。

抱怨這點也沒意義,她們是故事的主要角色,順位當然排在我這種配角前面。

然而幸運的是……今天沒有女主角殺過來。看來是死黨的回合。

「欸,龍牙,你聽我說。我的『美少女清單』又更新了!」

既然如此,就來跟他熱情分享大家覺得可愛的校內女學生情報好了。我拿出引以為傲的祕密筆記,將她們的出生年月日、身高體重、血型、三圍告訴龍牙。

……其實我對這些人沒啥興趣。與其花時間記這麼多女生的個人檔案,不如去默背歷史年表。

但我必須把這些資料告訴龍牙,必須一臉得意、讓他感到無奈。儘管這種死黨類型有點老派,但這就是我選擇的路線。

「一郎,你啊……調查這些幹麼?」

該說理所當然嗎,龍牙嘆了口氣,瞇起眼睛盯著我。即俗稱的鄙視眼。

「我不知道你怎麼搞到這些情報的,要是被人發現,會釀成大問題喔?」

「別擔心。我不會隨便洩漏他人個資,只會告訴你這個摯友。」

「把力氣用在其他事上不是更好嗎……」

龍牙咬著插在鋁箔包牛奶裡的吸管,一邊說著「真是的」又嘆了口氣。

我深有同感。調查發育期的人類三圍究竟有何意義?我的體重每個月都會浮動一到兩公斤,從消耗掉的精力來看,這項工作實在太沒意義。

然而這也沒辦法,畢竟我認為冷靜型主角的死黨,還是「又笨又色」跟他最合得來。我只是忠於職責。

關於這點,我們班的班導峰岸真的超討人厭。以老師來說,那傢伙表現得太認真、太勤快。

主角的班導應該要更隨便一點。

應該動不動就叫大家自習,給龍牙溜出學校的機會,再讓龍牙無奈地吐槽「真是的……這所學校沒問題嗎?」

除此之外,峰岸還是個中年大叔。

主角的班導應該要是女教師才對。必須是性感美女、極端的蘿莉或天然呆大姊姊。峰岸,你的屬性不夠多啊。

有沒有辦法讓峰岸調去別班呢──正當我陷入沉思時。

「嗚、呃……!」

龍牙忽然按著胸口呻吟。

他全身顫抖,瞪大眼睛,緊緊揪著制服。看起來像在努力抵抗什麼。

恐怕是寄宿於體內的「太過強大的力量」之類的東西失控了吧。那個力量本來不是人類有辦法控制的,大概是端看使用者的修為、可以成神也可以化為惡魔的危險力量。雖然我不太清楚。

他連額頭都冒出冷汗,模樣挺可憐的,我卻狠下心來說:

「哇哈哈。龍牙,你搞笑喔?」

……真正的朋友不會做出這種反應,會認真為他操心,說實話我也很想這麼做。

可是我不能。我必須一直當個「完全不知道主角有多辛苦的悠哉傢伙」。

在這種時候辛勤地照顧龍牙,是那幫女主角們的任務。讓一個大男人做反而會引發抱怨。

因此──喂,隨便哪個都可以,快來人啊。幫幫龍牙好嗎。

他背後都冒出金黃色靈氣了。真的很可憐耶!

「唔、唔…………呼。」

啊,沒事了。龍牙沒等到女主角登場就恢復了。

這樣好嗎?不是需要美少女真誠的呼喚才會恢復嗎?

那幾個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好不容易有機會領先其他人一步……沒有這方面的嗅覺是無法奪得第一女主角寶座的喔?如果是原先預計要來的女主角耍憨錯過了,應該把那傢伙抓去剃光頭。

我在旁邊不知所措,沒多久,龍牙緩緩抬起頭。

「喂、喂龍牙,沒事吧?是不是很嚴重啊?」

他疑似將我的慌張解釋成「純粹的擔心」,喘著氣尷尬地笑了笑:

「嗯,抱歉……什麼事都沒有。」

「…………」

「別在意。真的沒事。」

哪可能沒事。

你的氣散出來了耶。兩眼發光耶。剛剛還發生「轟轟轟轟」的神祕地震耶。

不過,這些事當然禁止說出口。我立刻笑著補了句「你睡眠不足吧?」,回以樂觀的猜測。

「沒事就好,勸你晚上要睡飽喔?」

「嗯,我知道。」

「反正八成又在熬夜打電動。還是看A書?也借我看看嘛~你這傢伙、你這傢伙。」

「啊哈哈。哎呀,差不多囉。」

我的臺詞真蠢。

最好是睡眠不足會那麼痛苦。那剛才那些氣場又怎麼解釋?都快變成龍形了。

剛遇見他時,我也曾經懷疑龍牙只是單純的中二病。但就如各位所見,這傢伙是真貨。

前幾天在這一帶發生的「人類被變成石頭事件」,也是龍牙解決的。

 

「──龍牙。借一步說話。」

當天放學後。

蒼崎怜同學不曉得從哪聽說午休那件事,殺到教室找龍牙。

她光是登場,同學們就有點為之騷動。她還是老樣子,武士般的英氣與模特兒等級的身材並存的站姿……那對炯炯有神的眼睛隨便掃了四周一眼,馬上有兩位女生昏倒。

蒼崎同學無視其他人的反應,晃著長馬尾走向龍牙,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起來。

「蒼、蒼、蒼崎同學又來找龍牙!你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小林,我今天沒空理你。抱歉,龍牙借我一下。」

蒼崎同學連工作的機會都不給我,直接帶走龍牙。這傢伙明明是女主角候補,卻比龍牙還高,大概有一百七十公分。

「我代替龍牙去!要去開房間還是女廁都可以!」

「自重點,變態。」

她瞪了我一眼,轉身離去。

本來想跟龍牙一起回家,可是女主角候補的介入不容違抗。因為她是重要度遠高於我的角色。

(……去看看好了。)

經過片刻的猶豫,我偷偷跟在兩人身後。

到目前為止,我對於主線劇情都採取不干預的態度,但仔細一想,搞清楚龍牙的異能大概是什麼東西或許比較好。

至少要知道那個龍形的氣是什麼……我是這麼想的。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書籍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yopoko 的頭像
cyopoko

尖端動漫戰隊

cyopo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